钻石配资

您所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正文

小说:闲客散记之尘仙时代首发

宋晓宇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偶然发现“三穿若”这个品牌后,从前后的经历,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妙,这个三,利用时光隧道轮回模式穿梭后发现缘来是指代宋晓宇和夏小橘还有尚敬,而不太会说话的吴方正是利用凤头簪和橘布的最佳人选,如果弄清楚尚敬的来头,或许制服魔就指日可待了。

  不过这只是宋晓宇本人的一种想法罢了,何况从她的名字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何况她的所作所为似乎都没有特别出彩的情况,除了工作。虽然宋晓宇没有将真实的情况告诉给夏小橘和尚敬,但这两个也并非等闲之辈,他们也是从天象中看出了异常,只是没有功力回环这件事的从前而已。

  话说宋晓宇在单位上请了病假,在家里卧床休息,也许是前几日的紧张情绪和内伤并共,宋晓宇几天下来也是瘦弱了三四斤。好在有吴方每日前来问寒问暖,两个人这一来而去的就被单位的其他同事知晓,就连这夏小橘也是醋意满满,毕竟这男女之事也是简单中缠绵着复杂。好在宋晓宇和吴方不过只是对魔的情形相互暗中沟通,并未做过什么什么过格的事情,外界的这些风言风语难免让宋晓宇有些不好处置,可吴方依旧是一根筋似地每日前来。

  这一天,在单位的异样眼神中走出来的吴方,提着一盒蛋糕来到宋晓宇的住处,门没有锁,因为宋晓宇知道吴方肯定会来。进了门,吴方径直走到宋晓宇的寝室,一进门又缩了出去。

  “晓宇,你……你怎么没穿衣服?!”吴方提着蛋糕背靠着门外的墙壁,紧闭双眼,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你不懂一个寂寞女人的心,吴方……”宋晓宇娇滴滴的在房内柔柔的呼喊道,似乎真的有些干材难遇烈火的感觉,这样撩人的声音加上没有穿衣服,一个正常的人会怎么想?也许以下的情节需要打马赛克了。

  “你……我……”吴方也是突然间冷静了下来,意识间似乎多了一层别样的含义在,于是他还是装着**模样,扯开自己的衣裳,砰的关上闺门,疯一般的冲了进去,随后便是一阵激烈而又含情脉脉的声音传出来。

  正当这“爱事”进行中时,床头柜上的水杯明显的感觉到水面涌动,头顶的挂灯晃荡的越来越厉害,水杯跌倒在地板上碎了,挂灯突然间通了电,不稳定的电压让电灯闪烁不定,晃荡中炸裂了。房间内的所有物品开始胡乱的位移,床和电视柜的冲撞,让摆放在电视柜上的电视和着电视柜旁的简易梳妆镜碎的稀巴烂。诱惑的**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却是更让人意想不到。

  房间在颤抖中似乎要坍塌的危险,可房间里的宋晓宇和吴方却没有丝毫的怯意,按道理才刚刚干材烈火过的情景,理应出现赤裸裸的肉体,可吴方和宋晓宇在从床铺上的被褥中跳下来的时候,没有看错,他们的着装规范,没有丝毫的错处,都是衣裤在身。那刚才的男女之事却是假的?这个暂且不说。

  就当房间摇摇欲坠之时,尚敬出现了,他的出现有些让人惊奇却难过,因为他进来的时候,恰恰被沾放在正门顶部的玄魔镜砸中,砸中尚敬头部后,尚敬满脸是血,头皮也是顶部靠近额头的地方竖着裂开一条十公分长的口子,鲜血都蒙上尚敬的眼睛,宋晓宇和吴方先是有些着急,吴方准备上前帮助尚敬,却被站在一旁的宋晓宇拦住了。

  她看了看吴方,满脸严肃,轻轻的摇了摇头,又转身看了看满脸是血的尚敬,冷冷的说道:“你终于来了,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话音才落,吴方和宋晓宇双双变身,径直的站在尚敬的面前。站在吴方和宋晓宇的对面,尚敬也是不慌不忙,一脸无辜,似乎也是被这玄魔镜砸坏了脑袋,任凭鲜血模糊了视线,也不闻不问。吴方似乎有些迟疑,靠近宋晓宇,在后背上拉了拉,不料宋晓宇大声怒斥道:“懦夫,既然来了,也只敢假借一副躯囊,你不是所向披靡,三界无敌么,怎么,看见我们两个就吓得不敢出来了么!”,这一句怒斥似乎激怒了一个隐藏在暗中的魔。

  “哈哈哈,有血性,我喜欢!”满脸是血的尚敬突然仰天长笑,原本还有些无辜的眼神立刻变得凶险起来,一双血红的眼睛,在满嘴獠牙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阴森,笑声未落,满嘴的恶臭又一波袭来,宋晓宇和吴方赶紧双手捂住口鼻,后退七八米。

  “我知道你会来,这次,我们不会放过你!”宋晓宇定住身子,一身银色铠甲更显人物俊朗秀俊,凤头明簪在手,凤头闪闪晶莹寒光,双肩的镶边突因为抖动而碰撞发出急促的咚咚声。

  “凤头明簪怎么在你的手里,上次……”尚敬站在那里,原本还没有太多的怨气,看到宋晓宇手握凤头明簪却来了脾气,大跨步的朝前走了几步,这一走不要紧,走过之后便是一顿地动山摇,之所以如此生气,只是这凤头明簪上次被魔拿走之后作为战利品,却不声不响的又回到她的手中,为此懊恼不已。

  “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吴方和宋晓宇明显的感觉到房间墙壁的裂缝延续声,房间里的水管爆裂,尤其可怕的是天然气管道也能听到丝丝的漏气声,这可是最危险的。吴方首先感觉到危险的降临,只是宋晓宇冷峻的脸面似乎还在勾画着即将开始的战斗。吴方的担心是有必要的,因为他透过窗户已经看到这外面的世界已经乱作一团。

  宋晓宇没有应答,只是一个眼神,宋晓宇赶忙念动师傅暗中教授自己的飞龙舞凤避魔咒,一瞬时,吴方和宋晓宇就化成了空气一般,消失在房间的墙壁中。只是当两人双眼睁开的时候,已经是在荒野之中,两个人都因为杂念和惊惧,稍稍有些走火入魔的境地,两个人赶忙稳住情绪,就地打坐,疏通经脉之后,隐隐的听到警笛四起,抬头一望,漫天的黄色灰尘直冲九霄,这漫天的黄尘随着风慢慢的,满满的淹没了所有的世界,远远的夹杂在风中的哭喊声和救命声此起彼伏,宋晓宇起身朝着风来的方向眯眼看去,原本矗立的高大楼房跌落倒塌,人群四散逃离,这不就是地震么?!宋晓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一个从身边奔逃而过的疯癫女人让她不得不明确灾难确实发生。看着这个上身赤裸只穿一件单薄的裤衩的长发女人,她满手是血,满脸恐惧,见人就问有没有人可以救活她的儿子,见小孩就抱着痛哭流涕……

  “哈哈哈,这都是因你而起,这可都是你造的孽啊,哈哈哈……”正当宋晓宇悲伤的看着疯癫的可怜女人即将消失在旷野的另一头时,一股恶风迎面穿过女人,这灵魂也许才刚刚死去的女人的躯体就在这一刻碎裂了。

  “魔,我要杀了你!”宋晓宇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刚进入痛哭中未能自拔的女人就这样让时间腐蚀成了肉末,那股无名烈火弩的窜上头顶,左腿后撤,右腿一弓,嗖的跃上天空,只见地上一个五六十公分的深坑,吴方看的是瞠目结舌。

  “轰……啪……”吴方抬头看时,就见宋晓宇伸展双臂,双肩同时飞出八支镶边突,这突连突,突推突,突绕突,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金头,凶猛推进的同时,也是幻化成八卦形状的四维大网,也不做些花俏动作,径直朝着女人碎裂的地方罩去,只看无形大网落地时的碰撞之声也是山摇地动。就在镶边突网风落地后,宋晓宇在空中又一使力,就看一道银光划过,凤头明簪宛如一道明路新月,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后,钻进落地的网中,只听见窸窸窣窣的几声动静,凤头明簪变了个方向飞驰而去,不一时又回旋到宋晓宇的手中,八道镶边突网在地上平铺着没了动静。

  就只是平静了一小会,这网突地立起身,中间明显的空心还在,这全开放式的网似乎网住了一个透明无色的物件,镶边突网页不听主人的呼唤,页没有朝着天空而去,却摇摇晃晃的网着一股恶风稳稳地朝着吴方走来。宋晓宇悬在半空中看大事不妙,赶忙一个急俯冲,在镶边突网近到吴方身前站在他的前面。这镶边突编制而成的大网也是恁的定住了。不过脚下是顶住了,却见这还在头顶方向的网却不甘寂寞,还在挣扎着朝前扑腾,脚下方向的网线如同生根一般,任凭这头顶方向的网线挣扎。只是挣扎了片刻之后,脚下的八根网根嫩是接二连三的断裂开来。宋晓宇赶忙挥手把吴方推到一边,顺手丢出那凤头明簪,只可惜似乎是晚了一步,凤头簪还没有飞出手掌,就被这头顶方向挣扎的网面一个脉冲,重重的摔到远处。

  “凤头簪,你还真是贱骨头,念在你是云圣的徒弟,要不然你的小命,哼……哈哈哈……狗屁云圣,胆小鬼,我来了,就派个小姑娘来逗我……”宋晓宇落地之后,满口突血,看来是真个伤了元气,这镶边突编制的网也是像个泄了气的气球摊在地上一大片,宋晓宇使出法力想回收却也力不从心,不过网虽然泄了这无形污秽之物,可魔的本性却显露无疑。

  “魔,你是魔!你在哪里……咳咳咳,要杀要刮随你便,只是……只是不要伤及无辜……”吴方赶忙跑过去扶起宋晓宇,看着奄奄一息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痛,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出手之时阻止了自己,她虚晃着脑袋,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使劲力气喊话道。

  “哼,活了你自己的命在说这些人世间的可怜虫吧!哈哈哈……”这无影的声音肆无忌惮的在旷野上疯狂的吼叫着。话音才落,吴方的耳朵里突然多了许多凄凄惨惨痛苦挣扎的声音,远处原本还有些牢固的房子也瞬时倒成一片废墟,所有的人都开始在慌乱中相互践踏,相互抢食,相互殴打……

  “你这个恶魔,我要杀了你!”吴方实在是忍不住了,放下宋晓宇,空手朝着话音才落的地方冲过去,只还没到声音传来的三丈之外,就只感觉五脏六腑一阵急剧的压力,紧接着呼吸空难起来,随后吴方的身躯被提将起来,在半空中旋转起来,原来还只是缓缓地旋转,不过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吴方竟然宛如一个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快速的旋转起来。

  宋晓宇见状,顾不得自己的身体重伤,挣扎着起身,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嘴里默念咒语,只见宋晓宇头顶明晃晃钻出一根硕大的凤头簪,且不说这簪头的华丽,就见簪尾那闪闪寒光也是威力十足。簪子先是直立着飞上云霄,意识间无了踪影,片刻后,只见地面扬尘四起,枝断草飞,在抬头看时,那凤头簪却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钻头,径直的朝着吴方的躯体而去,吴方在高速的旋转中已经失去了意识,他并不能感受到这样无比刺激的时刻到来。宋晓宇默念口诀,抬头看了一眼,额头也是冒出豆大的汗珠,咚的一声,吴方的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地上,宋晓宇挣扎着走过去,伏在吴方的身上,看着吴方满嘴白沫,眼珠白翻,她先是摸了吴方的心脉,还好有一丝脉象在。宋晓宇也不知从身上取出一粒什么药丸出来,赶忙掰开吴方的嘴巴,塞了进去,不一时吴方便苏醒过来。

  “好,不错!哈哈哈,云圣老儿,你还真是有两下子,收到这样的徒弟,哈哈哈,不过……我相信他们最终属于我的!”正当吴方苏醒过来之后,宋晓宇和吴方也是相互挣扎着搀扶着对方坐在地上,两个人都是痛的撕心裂肺,还好都还活在这个人世间。不过眼前这个熟悉的身影让他们两个惊吓一跳,看尚敬依旧满脸都是凝固了的血痂,眼神冒着凶光,满嘴吐着恶气,他站在吴方和宋晓宇的身边,俯下身子瞅了瞅,撕破嗓音的大笑起来。

  宋晓宇和吴方此时此刻却没有惧怕,他们两个人都是紧闭双眼,等待死神的到来,却不想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只还有飞扬的黄尘和耳中的**。远远的,远远的,隐隐约约还听到一丝魔的自言语。


更多精彩:
http://www.guanlingls.com/

图片期货配资
  • 甲米惊现巨型蜥蜴吃掉婴儿意外怀孕弃孩荒野?
  • NBA公布3-4月最佳球员: 哈登字母哥当选, MVP大战强势收官
  • 【纪检人·镜头】治理微腐败架设干群连心桥